手机版
欢迎光临汇博在线http://www.paper188.com
您的位置:汇博论文在线 > 文史哲学 > 中国文学 > 子在川上

子在川上

2018-11-22 11:35 来源: 互联网 作者:杨仕芳 浏览次数 13290

你爷爷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凄惨,祖母说。

她面色沉静,目光透亮,不复喜悲。她说你爷爷喜欢上了流浪,他在流浪中感受活着。我对祖母的话似懂非懂。在祖母的讲述里,我的脑子里再次浮现祖父背着一个帆布包的邋遢形象。这个无人认识的糟老头,时常在日落的黄昏,孤独地走过一盏盏街灯,背上贴满了黄昏里的昏黄。那时,祖父还会偶尔爬上坐落在城里的山顶,呆呆地望着远处高耸的烟囱,冒出的烟雾把阳光染成暗灰。这种暗灰笼罩着整座城。祖父最后望向柳工集团的厂房,多年前从上海搬迁而来的企业,在此深耕多年,茁壮成长。祖父曾经为此付出血汗,现在已没人知道他的存在。

祖父从那时起,疯狂地热爱着柳宗元,隔三岔五走进柳侯祠,仰视着柳宗元的铜像,抑或坐在沧桑的古树下,猜度着柳宗元内心的翻滚何等波澜。祖父从旧书市里淘出许多关于柳宗元的书,读烂了柳宗元的作品。祖父在柳侯祠认真读书的模样,竟成了公园一道古怪风景——衣衫破败的老者竟是读书之人。多数路人都断定蹲在树下的糟老头,只不过是另一个孔乙己。

祖父重回柳州的六年,一直租住在杂货间里。四年前那地方要拆迁,房东没有在拆迁协议上签字,还扬言要是强拆他的房子就到省里甚至北京上访。房东叫祖父不要搬走,还免除祖父的租金。祖父明白房东此举的目的。房东和拆迁队对峙了四年。祖父在那期间,从旧货市场找来打气筒、扳手、起子和强力胶水等,然后戴上一顶灰色的老年帽,蹲在并无多少人往来的街角等生意,以此换取几块零钱的收入。祖父埋头为路人修理自行车时,内心应该回想着机械厂的岁月吧。祖父在路边等生意时,工具箱旁总搁着一个挂钟,老式而陈旧,指针还调快一个小時。那是祖父从垃圾堆旁捡来的,当时已经坏掉了,拨弄半天才修好。路人看到了,会露出奇怪的笑意。祖父从不解释,只是偶尔把目光抬起来,越过那个寂寥的挂钟,望向隐没在楼群里的火车站。

后来一个下午,祖父背着工具箱回到住处,发现房东的房子已被夷为平地,两台熄了火的铲车蛮横地停在那里,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,房东也不见踪影。祖父丢下工具箱,跑过去翻着破砖碎瓦,找不到任何东西。那个黄昏,祖父拖着七十三岁的脚走向河岸,像只猫头鹰蹲在一块岩石上,岩石下两丈多是河面。河面摇曳着几只瘦小的渔船,划出一道道水纹往岸边舒展而来。当那些水纹抵触河岸时,祖父再度陷入绝望的泥潭。夕阳隐退,夜幕降临,祖父双手撑着膝盖,颤颤巍巍地直起身子,脱下外衣,觉得没必要,又慢慢地穿上,抱着那只挂钟跳下两丈高的河岸。

几天后的黄昏,李玉茹抓着报纸赶到岸边,看到胡子拉碴的老者蹲在岩石上,目光呆滞地盯着河面。她知道那就是活在心底的阿成。她知道他为何而来,不禁泪如雨下。那个黄昏人们看到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,并排坐在那块岩石上四目相对。他们在那块岩石上谈起分别后的种种遭遇,多半是祖父说李玉茹听。几天后,他们再次商定乘坐夜晚十点开往上海的列车离开柳州。

那个晚上祖父还没到八点就赶到了车站,他给自己打扮一番,到理发店里剃了胡子,剪掉乱蓬蓬的头发,精神焕发。祖父站在候车室外,怀里揣一个挂钟,左等右等都没见到李玉茹的身影,不由坐立不安。祖父不时地看着挂钟,时间快到十点了,李玉茹依然没来。她不会不来吧?她不会被家人困住了吧?祖父像被什么猛烈撞击着,整个人震颤不已。在快到十点时,祖父拿着票想走进站台,被检票员拦住。车又没到吗?检票员不耐烦地对祖父摆摆手示意他离开。又是晚点!祖父陷入了沮丧。祖父跟着人群混过检票口,来到站台上,那趟车果真没来。祖父盯着通往深夜的两条铁轨,心里越来越暗。李玉茹没来,而该死的列车又晚点了。祖父再次输给了命运。祖父避开工作人员的目光,顺着铁轨往前走去,当一列火车迎面驶来时,祖父把自己横在铁轨上,没等人们反应过来,火车已从祖父身上碾过。

李玉茹面色焦虑地赶到车站时,看到医护人员把祖父的尸体抬上救护车。祖父的身体被碾得破碎不堪。李玉茹瘫软在地抱头大哭。身旁的旅客把她扶起来,她丢下行李发疯似的冲向救护车。医护人员不让她看尸体,只把一只挂钟递给她。那是祖父临死抱住的挂钟。她接过挂钟紧紧地抱在怀里,似乎紧紧地抱着祖父。她直愣愣地立在那里,望着救护车驶出视线,才垂头看那个挂钟。钟表上粘着血迹,便用衣袖轻轻地擦拭,生怕弄疼那个挂钟。她忽然发现那个挂钟——整整走快了一个小时。她忽然明白了什么,整个人打着寒噤,双足跪地,再次号啕大哭。

祖母到柳州处理祖父后事,才第一次见到李玉茹。祖母在火葬场门外边打量着让祖父惦记一生的女人。祖母本想让自己生气,抑或板着脸面对这个女人,然而当见到李玉茹时,竟有种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的感觉。这种感觉使祖母感到沮丧,既而理解和原谅了祖父。父亲对李玉茹没有好感,如同仇人相见。把他留在柳州吧,李玉茹央求地说。父亲抱着祖父的骨灰,对李玉茹怒目而视,如何处理骨灰轮不到外人操心。那是你爸的心愿就让他留在这吧,祖母淡淡地附和着说。父亲满脸迷惑地盯着祖母。祖母脸上透着坚定,从未有过。父亲没想到这两个与祖父纠缠一生的女人,此时的想法惊人一致,不由心虚地点着头。

[上一页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[下一页]

服务说明

汇博在线(paper188.com)网拥有实力强大的团队,能帮助你实现论文写作方法,论文发表,代写代发论文等服务领域.

我们承诺

在您接受本站服务的过程中,我们为您提供优质的服务,包括后期免费修改、免费指导答辩等。衷心感谢您对本站的信任和支持!

论文指导范围

毕业论文,硕士毕业论文,研究生论文,博士论文,职称论文代写,领导讲话,报告总结,演讲致辞,心得体会,党团辅导等代写服务。

发表论文领域

发表省级杂志,国家级杂志,核心杂志等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