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欢迎光临汇博在线http://www.paper188.com
您的位置:汇博论文在线 > 文史哲学 > 中国文学 > 子在川上

子在川上

2018-11-22 11:35 来源: 互联网 作者:杨仕芳 浏览次数 13463

那次私奔是在半夜,祖父背着包悄悄地走出宿舍,轻轻地关上门,把钥匙挂在锁上,然后神色慌张地赶往火车站。李玉茹还没到,祖父在车站外四处张望,没有多少旅客出行,地上拖着瘦长的人影。祖父站到一块石礅上,举目四望,终于看到李玉茹出现在街角,背着蓝色布袋,东张西望地小跑而来。祖父从石礅上跳下来,迎向心神不定的李玉茹。他们紧紧地抓着对方的手,手里紧紧攥着车票,然后一起来到站台上,目不转睛地盯着铁轨。手心的汗浸着车票,列车却迟迟没有到来。祖父询问工作人员,答复说列车晚点。祖父问列车何时到,回答说不确定,只建议不要走远。祖父看着手里的车票,又看着站台上的李玉茹,心急如焚,想跟工作人员吵一架,最終压住内心的怒火,安慰李玉茹说火车很快就到站了。李玉茹对祖父微笑着,那神情透着不管在何地,只要跟在祖父身旁,比什么都好。祖父眼里都含着泪了。他们重新望向黑乎乎的铁轨,期盼着列车呼啸而来。

李玉茹的父亲带着一群人冲进站台,气势汹汹,连工作人员都不敢过问。她父亲拄着拐杖站在那里,用仇恨的目光盯着祖父,手一挥,那群人冲过去抓住李玉茹的手臂,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拖离了站台。李玉茹挣扎着,呼喊着,哭求她父亲成全她。她父亲面若冰霜,毫不理会。祖父冲向前去理论,被她父亲挥一手杖,栽倒在地,那群人冲过来拳打脚踢。

我跟你们回去。

李玉茹跪到地上说。她见那群人下的是狠手,再不住手,祖父非死即残。那群人抛下祖父带着李玉茹走了。祖父躺在站台上,火车轰隆轰隆驶来。他慢慢地爬起来,撕掉手里的车票,失魂落魄地望着列车,重新消失在暗夜里。

3

祖父私奔的消息传遍整个工厂。工友们无不向祖父投来一束束潮湿的目光。祖父知道人们在嘲笑他,便劝自己:按内心活着就好。祖父不在意他人的看法。不久后,李玉茹嫁给了副局长。听到这个消息,祖父掉了魂,眼里没了光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祖父下班后,把自己关在宿舍里独醉,萎靡不振,精神恍惚,上班时差点出事故。

下班时,陆建华拦住祖父,递过去一支烟,说阿成,别想这事了,要不是看我们从上海来,是支边人员,按你的这种莽撞,早就被逼引咎辞职的。停了停又说,李玉茹嫁人也是关键呀。祖父僵住了,手里的烟微微发抖,像不认识陆建华一样呆呆望着,最后把目光慢慢拉高,越过陆建华的头顶,看到一片血红夕阳。祖父明白了李玉茹为何嫁人,嘴巴不由半张着,欲哭无泪。

你要记住自己是大师兄。

陆建华叼着烟说,并在祖父肩上拍了拍。祖父机械地点着头。陆建华也来自上海,是祖父的带班师傅,他共带七个徒弟。祖父嘴巴抖了抖,欲言又止。陆建华嘴里依然叼着烟,说别让人看笑话了。祖父就苦笑着把泪逼回去。陆建华把烟头丢到垃圾筒里,接着又往嘴里塞一支,点燃,吸着,说人有时是奇怪的动物,对吧?要知道,这世上最惊险的战争,不是战场厮杀,而是内心搏斗,不是尸横遍野,而是一地鸡毛。又深深地吸一口烟说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。祖父垂下脑袋,没有看陆建华,也没有接话茬。

祖父变得沉默寡言,整天埋头干活,不理会任何人。大家都知道祖父想让忙碌驱赶内心的烦闷,始终没人点破,都希望祖父早日走出阴影。那段日子,付久江陪在祖父身旁,给他讲乱七八糟的笑话,时常没把祖父逗乐,反而把他自己乐得不行。祖父明白他的用心,努力振作着,不久后脸上就出现了笑容。

祖父活回来了。

李玉茹却一眼洞穿祖父。那天傍晚,祖父到菜市场买菜,和李玉茹不期而遇。李玉茹手里提一个塑料袋,装着一斤猪肉、葱花和几棵小白菜,与一个居家妇人无异。他们被突然遇见弄得手足无措,却装作若无其事,越装心里越慌乱。他们相互对望几眼,点点头,转身离去,始终没人说话。

那天晚上,祖父背上帆布包悄悄走出宿舍,又把钥匙挂在锁头上,摸了摸门板才转身赶去。他来到火车站,举目张望,没见到李玉茹,便爬上旁边的石礅,站在那里盯着每一辆路过的班车,终于看到李玉茹从车上下来,踉跄几下,差点栽倒在地。祖父奔跑过去扶住她,问没伤着吧?李玉茹微笑着摇摇头。

[上一页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[下一页]

服务说明

汇博在线(paper188.com)网拥有实力强大的团队,能帮助你实现论文写作方法,论文发表,代写代发论文等服务领域.

我们承诺

在您接受本站服务的过程中,我们为您提供优质的服务,包括后期免费修改、免费指导答辩等。衷心感谢您对本站的信任和支持!

论文指导范围

毕业论文,硕士毕业论文,研究生论文,博士论文,职称论文代写,领导讲话,报告总结,演讲致辞,心得体会,党团辅导等代写服务。

发表论文领域

发表省级杂志,国家级杂志,核心杂志等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