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欢迎光临汇博在线http://www.paper188.com
您的位置:汇博论文在线 > 文史哲学 > 现当代文学 > 落花之咏:陈宝琛王国维吴宓陈寅恪之心灵诗学

落花之咏:陈宝琛王国维吴宓陈寅恪之心灵诗学

2014-11-20 10:02 来源: 互联网 作者:胡晓明 浏览次数 31276


  《浣溪沙》:天末同云黯四垂,失行孤雁逆风飞。江湖寥落尔安归?陌上挟丸公子笑,座中调醯丽人嬉,今宵欢宴胜平时。 
  《蝶恋花》:昨夜梦中多少恨,细马香车,两两行相近。对面似怜人瘦损,众中不惜搴帷问。陌上轻雷听隐辚,梦里难从,觉后那堪讯。蜡泪窗前堆一寸,人间只有相思分! 
  《蝶恋花》:百尺朱楼临大道,楼外轻雷,不间昏和晓。独倚阑干人窈窕,闲中数尽行人小。一霎车尘生树杪,陌上楼头,都向尘中老。薄晚西风吹雨到,明朝又是伤流潦。 
  试结合词话与作品,分析“境界”的含义: 
  1.针对传统诗学而言:气格、神韵,不如境界:气格太重人本,偏于宋诗学;神韵太重文本,长于唐诗学。超越唐宋,用哲思融诗,诗哲相通。 
  2.境界又是生命的阶位,文艺通于宗教,通往人生的精神成就。 
  3.境界通于“风人深致”(《人间词话》),更在于:深深的情、执着的爱,不死的心灵。这是王国维留给后人最重要的诗学遗产之一,参读《人间词话》中的“蒹葭”、“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等。 
  有两种表现形式,一洒落,唱叹式;一悲壮,歌哭式。 
  又有悲与乐两个抒情维度:悲即忧生忧世。忧生,是自己的生命求安顿、求意义。忧世,是客观的生命求正当化求理性化。二者有联系,但不是一回事。乐即雅量高致,即成就人生与人格的圆融无忧之境。而雅量高致与忧生忧世的结合,是天、人相会,是深深海底行与高高山上立的结合。 
  4.境界与接受者。王国维举出的例子(李后主、三境界等),往往赋予个人特有的解读,这是突出的主观型批评。大大释放了文学对于人的生命情意的助引作用。境界与接受者的完成,是一种机缘和合,就王国维而言,其中有(历史生命)存在感受与词境的交互:危苦心境、忧患意识、悲剧体验三者的结晶。作者心中有境界的诗歌是: 
  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 
  风雨如晦,树树皆秋色,山山尽落晖。 
[上一页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 17  18  19  20  21 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[下一页]

服务说明

汇博在线(paper188.com)网拥有实力强大的团队,能帮助你实现论文写作方法,论文发表,代写代发论文等服务领域.

我们承诺

在您接受本站服务的过程中,我们为您提供优质的服务,包括后期免费修改、免费指导答辩等。衷心感谢您对本站的信任和支持!

论文指导范围

毕业论文,硕士毕业论文,研究生论文,博士论文,职称论文代写,领导讲话,报告总结,演讲致辞,心得体会,党团辅导等代写服务。

发表论文领域

发表省级杂志,国家级杂志,核心杂志等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