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
欢迎光临汇博在线http://www.paper188.com
您的位置:汇博论文在线 > 文史哲学 > 现当代文学 > 落花之咏:陈宝琛王国维吴宓陈寅恪之心灵诗学

落花之咏:陈宝琛王国维吴宓陈寅恪之心灵诗学

2014-11-20 10:02 来源: 互联网 作者:胡晓明 浏览次数 30894


     5.文艺、美术,本质是由清心寡欲而自娱,以纯知纯想安顿生命。王氏这一论述,背后是传统的、清教式的,其实传统中即有现代,与现代价值可以相通。这是响应现代性的形上层面的缺失、科学一元主义优势。蔡元培有相同的努力。现代价值即:(1)以形式理性为目的(引申为以工作为天职,而不是以工作带来的功利好处为目的,为思而思、为艺术而艺术)。(2)对工具理性的制衡,对实用理性的淡化。后来的五四,将此传统中的现代性丢失了,以工具理性统制一切。 
  6.“生平颇忆挈卢敖,东过蓬莱浴海涛。”(李白“先期汗漫九垓上,愿挈卢敖游太空”)个人的解放(解脱),以最大多数人的解放(解脱)为条件;而后者之不可能解脱,依世界有限、人生无限的本质,可以断定。所以好的伦理学,也与《红》一样,只是文学诗歌,只是理想、梦。生生主义(解放),与无生主义(解脱),本质上都只是“虚拟的救济”。(依叔本华,意志既然是同物,就没有“我”,那么,个人的解脱,即小我的解脱,本身就是矛盾的)钱锺书又发现一个矛盾:依叔本华,满足即痛苦,去欲即欢乐,那么,《红》的真正悲剧,应是大团圆的结合。然而,《红》并不团圆,或者,悲剧不仅不存在于团圆,而且存在于缺失、分离。因此,从叔本华哲学看来,《红》并不是真正的悲剧。钱锺书进而认为,《红》不符合悲剧的哲学定义,这表明,文学与哲学并不是一回事。 
  7.王国维之死,即道成肉身,道即对现代性命运的承受;道成肉身,即转型时代的文化先知。王恩洋《王国维先生之思想》说:“王氏对解脱的评价之高,与其求解脱之情之热烈,……何不出家证道?何为考古、自杀?”这是不懂王国维并不是一传统中人,不懂得他对现代性有很深的了解;然而有人将之归于“矛盾”(叶嘉莹),亦是不懂得现代性命运要慧觉者来肉身承当,即“深深海底行”,以身证(示)道。启示是:必须接受现代性的挑战,才能证明生命的意义(逃不行,同流合污更不行);必须有现代立场,才能证明古典情怀的合法性。 
  下面,再看《屈子文学之精神》中与此相关的两项论述。 
  1.古典情怀(深挚之感情、贞正之情操),Humour之态度(我瞻四方,戚戚靡所骋),诗与哲之冲突。可以说是中国文学之精神,中国诗人之精神,实际上是预见中国文学中厚重热烈之情感即将消失,随着中国文化的危机加深,极富于儒家有情有义、国身通一的圣贤气象的诗歌文学,将被个人主义的文学所替代,这是时代危机感的曲折体现。《文学小言》(六):无高尚伟大之人格,而有高尚伟大之文学者,殆未之有也。(五):古今大学问者必经之三种阶级:修养之文学、苦炼之文学。(七):济之以学问、德性。这都表明了,道德与善的价值,在文学中的真实地位。《奏定经学科大学文学科大学章程书后》一文,反对张之洞分经学与文学为二科,强调文学与经学不可分,这正是一个背景。分的思路,是现代性的思路,神学院,是西哲的事与上帝的事相分的现代产物。王国维认为张之洞是学习模仿西方神学院的思路,他表示反对。他主张研究态度与信仰情操不分,美与善与真不分。现代性是德与美分,人与文分,情与理分,个体与群体分。 
  2.自沉的意义。认真做人,求解脱,殉自己的信念。“厚重真挚”的反面是“儇薄冷淡”。王国维这里几乎是作一种谶论。即冥冥中有一种力量让他写此文。为了印证他的自沉的结局,而成为音乐中的和声、美术中的照应、文章中的伏笔。 
  (六)馀论 
  1.真实的诗学动力,不是中西比较,或援西入中,而是存在感受,文化命运的焦虑。 
[上一页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 8  9  10  11  12  13  14  15  16  17  18  19  20  21  22  23  24  25  26  27 [下一页]

服务说明

汇博在线(paper188.com)网拥有实力强大的团队,能帮助你实现论文写作方法,论文发表,代写代发论文等服务领域.

我们承诺

在您接受本站服务的过程中,我们为您提供优质的服务,包括后期免费修改、免费指导答辩等。衷心感谢您对本站的信任和支持!

论文指导范围

毕业论文,硕士毕业论文,研究生论文,博士论文,职称论文代写,领导讲话,报告总结,演讲致辞,心得体会,党团辅导等代写服务。

发表论文领域

发表省级杂志,国家级杂志,核心杂志等服务。